headerphoto

如果只有十年可活……

2018-10-04 09:17

  2012年,惠特妮·病逝,的“帽子歌后”凤飞飞也过世了,享年60岁。惠特妮·和我距离比较遥远,但我从小是听凤飞飞的歌长大的,看到她这么早去世,心里的确感触很多。

  记得以前我很喜欢算命,算得最准的就是铁板神数了,它可以推算出你是哪一分钟出生的,然后告诉你许多非常精确的信息。但是,对于未来,它始终比较模糊,有时甚至隐瞒大事不说(当时带我去算的朋友也是学八字命学的,铁板神数就没有算到他几年后会离婚)。

  铁板神数算人的个性格局最准,它都是用诗词表达,意境有时候还挺美。记得它对我的总论是:“苏小之智,道韫之才,似出桃源有仙谷,技纶高交名女子。”有苏东坡妹妹苏小妹的智慧,东晋宰相谢安侄女谢道韫①的才华。

  (①关于谢道韫的才华,有这样一个典故。一次,谢安召集儿女子侄讲论文义,大雪骤降。谢安问道: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谢安侄谢朗答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而谢道韫说: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安大悦。这一咏雪名句后为人所传诵。)

  它还说我:“物质充恒已足够,恒带三分苦。一生为情苦,几度乱心乱。”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吧。既然注定恒带三分苦,而且为情所苦,我就得学会如何和这份“苦”共处,而不是用外在的人、事、物,来遮盖、逃避、否定、转移。承认、面对、接受,这是唯一的出。

  这一世,人如孤鸿,谁不是谁的过客?愿时光漫漫,还自己扬眉一笑的从容。旅途于我的意义旨在追寻渴望的,以及心中素未谋面的“故乡”!

  最后批到流年的时候,我记得他只批到我60岁,就说:“夕阳西下,行人正徘徊。”这意味着我在60岁的时候可能有一个“出口”,就是离开这个。当时觉得60岁有点早,现在看来是迫在眉睫的,因为我已经年过五十了。

  生活总是这样,不能叫人处处都满意。但我们还要热情地活下去。人活一生,值得爱的东西很多,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,就灰心。

  我想,如果只有十年可活,我会好好享受这个世界一切的美,并且把自己放在第一优先的。我不会为了更多的名利而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(说实在的,更多的名利根本不在我的生活清单当中)。我也不会为了讨好别人,获得别人的喜爱而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。这个“别人”包括了我最亲近、最亲爱的人。我相信,我们自己的幸福快乐是我们可以给自己爱的人的最好礼物。

  诗画茶花间,可陶性,可抒怀,可铭志,可寄情​。撷取一缕素香,让动荡不安的灵魂,归于平静,不在岁月惊涛,不在浮世徙转。

  这就是我想做的。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是笔直的、没有岔道的。有些岔道口,譬如上的岔道口,事业上的岔道口,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,你走错一步,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,也可以影响一生。